普道財稅研究院:補稅118億?起底張庭股權背後的龐大微商帝國! - ku天堂私服網

普道財稅研究院:補稅118億?起底張庭股權背後的龐大微商帝國!

  去年年底的最後一大瓜,張庭、林瑞陽夫婦創辦的化妝品公司TST因涉嫌傳銷,被石家莊裕華區市場監管局查處,名下遭凍結的資産多達6億元。

  除了傳銷外,有知情人士爆料,被凍結的6億資金,不過是張庭身價的百分之一,張庭夫婦很早就開始布局,將自己的身家資金轉移境外,張庭轉移出境到開曼群島的資金,高達600億!

  l 增值稅屬于價外稅,以不含稅的銷售額爲計稅依據,不應當直接用300億銷售額扣減9億元增值稅,且稅率應該是13%不是3%;

  l 此外,如果是通過公司經營,其中會涉及到25%的企業所得稅,企業所得稅的計稅依據利潤而不是銷售額,上述計算未考慮企業所得稅的問題;

  l 最後,股東分分紅個稅用的是20%的比例稅率,而不是綜合所得稅率,這點不宜混淆,會出大問題的。

  偷稅也好,避稅也罷,今天我們主要來聊聊張庭夫婦是如何巧用所謂的“VIE結構”實現避稅與資産轉移。

  這個說法有待商榷,因爲從張庭“商業帝國”的組織架構來看,更像是轉移到了英屬維爾京群島。不過轉移到開曼或者維爾京群島並無顯著區別,二者都是我們常見的境外避稅地。

  如上圖所示,無論是開曼還是維京,其企業所得稅或股東層面的個稅基本爲零,這也是很多企業選擇將收入或資産轉移到開曼或者維京群島等海外“避稅天堂”的原因。

  但是由于各個稅收管轄地對于稅金侵蝕以及避稅的關注,很多時候我國的企業會采用香港作爲利潤輸送的中轉站。

  開曼、維京適用最低的稅率甚至是零稅率,需要將應稅收入轉移至當地;而中國香港的稅率低于中國大陸,且存在雙邊稅收協定,因此較爲適宜作爲利潤輸送樞紐。

  我們只截取了能夠作爲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境外利益輸送實體的股東情況,其他未列明股東皆屬于境內的自然人或有限合夥企業,由于個人資産跨境轉移以及企業跨境非貿交易的管制,通過此路徑進行利益輸送的可能性較低。

  可以預見的是,如果轉移資産情況屬實,那麽最終的利益輸送地將是英屬維爾京群島。而張庭夫婦面對如此龐大的商業帝國,並未選擇直接持股的方式,而是利用“VIE架構”層層嵌套,正是爲了將稅收管轄地變更爲稅負更低的地區——

  VIE,全稱Variable Interest Entity,即可變利益實體楓之谷私服又稱“協議控制”,是通過控制協議將境內運營實體的利益轉移至境外實體,使境外上市實體的股東實際享有境內運營實體經營所産生的利益。

  典型的“VIE架構”一般是,在避稅地開一個離岸公司(BVI)作爲融資和上市主體,然後在香港開一個子公司,再用香港公司在國內開一個融資投資公司,一層套一層,可以最大程度降低個人風險。

  在上海達爾威中,香港注冊的兩家公司都屬于境外的離岸香港公司,而上海廣鵬投資管理公司、上海勝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上海上陽投資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該公司同時系股東臨沂瑞林建築設計有限公司的最終控股股東)皆屬于外商獨資企業的範疇。

  對于境內實體而言,上述實體基本上僅存在投資職能,用以獲取上海達爾威的分紅收益。但是由于公司間的分紅符合免稅的條件,因此上海廣鵬、上海勝極、上海上陽在企業所得稅層面基本不會産生稅負,這一點與他們小微企業的資質相印證。

  在利潤出境方面,由于中國大陸與中國香港存在雙邊稅收協定,因此境內實體僅需預提5%的企業所得稅。換言之,留存在中國大陸的稅金僅爲向境外分紅金額的5%。那麽這筆利益輸送至香港後,香港企業不再征收資本利得稅。

  最後一步,也是關鍵的一步——香港公司與維京群島公司間的利益輸送是如何實現的。目前大家對此都屬于一個“黑盒”的狀態,我們做一個合理猜想,大概率是通過管理費、業務款等方式進行。

  可能很多朋友會問,爲什麽張庭夫婦的協議控制結構和傳統的VIE架構不一樣?這是因爲VIE架構的搭建很大程度上並不是純粹爲了稅收利益的考量。

  張庭夫婦控制的公司,如果僅僅是爲了利益輸送的話,從結構上看,只要能保證利益輸送通路的流向即可,因此可以把它簡單理解成一個簡易版VIE架構。

  截至日前,由于調查工作尚未完結,我們只能根據現有的信息進行合理推論,歡迎大家在評論區留言交流。

  在上海達爾威的框架下,最有可能發生的協議控制應當是由離岸BVI公司LIN RAY YANG ENTERPRISE LTD(從名稱上看應當是張庭之夫林瑞陽所有的公司)發起的,針對香港公司以及上海達爾威的各類管理協議。

  如前文所述,利潤輸送的主要形式包括業務往來與分紅,那麽作爲最終控制人的張庭夫婦爲了實現利潤的輸送,以及對上海達爾威的控制,極有可能簽訂包括但不限于——

  獨家顧問服務協議(用以構建業務),資産運營控制協議(由旗下的境內子公司實質控制經營實體的資産和運營);投票權協議(直接控制企業經營決策或送派成員)。

  從稅務角度考量,業務款項形成的費用可以在企業所得稅稅前列支,從而降低年度的企業所得稅負擔;而分紅收益分配的是企業所得稅稅後收入,因此無法實現上海達爾威的稅負降低效果。

  此外,業務場景下的利益輸送更爲靈活,也更容易實現短期內“資産轉移”的目的。分紅決議會牽扯到各個股東,股東出于維護自身利益的考慮,很有可能不會允許此種行爲的發生。畢竟業務場景下的利益輸送行爲,實際的獲益人只有張庭夫婦或者LIN RAY YANG ENTERPRISE LTD的股東,與其他股東無關。

  截止到目前,張庭夫婦是否涉嫌轉移資金以及偷逃稅款,涉及的資金數額是多大,還有待官方的通報。若張庭夫婦存在涉嫌重大偷逃稅問題,等待著他們的將會是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甚至追究刑事責任。

  世界知名的“避稅天堂”有:開曼群島、維京群島、百慕大群島、瑙魯、塞舌爾……以加勒比海地區的開曼群島爲例,開曼總人口約6萬,卻有12萬家注冊公司藏在一棟棟不起眼的低層建築裏。阿裏、統一、bilibili、聯想、蘋果、甲骨文、微軟……幾乎挂在嘴邊的大型企業都在開曼群島進行了離岸注冊。

  據聯合國統計,跨國公司通過避稅天堂轉移利潤,使各國政府每年少收5,000億至6,000億美元的稅收。

  爲了減少跨國企業避稅機會,在去年的G7財長會議上,針對全球最低企業稅率達成了15%的協議。若全球真的統一采用,理論上“避稅天堂”將不複存在。因爲在這個前提下,一旦企業在某個國家支付的稅率低于最低稅率,其母國政府可以將其增加到商定的最低稅率水平。

  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的制定,是國際反稅基侵蝕與反避稅工作的一大裏程碑。一旦批准實施,出于純避稅目的的稅務優化方案或許將成爲曆史。回到張庭夫婦的案件上,離岸避稅地一旦失去了護城河,天堂1法師裝備那麽就很有可能成爲大廈將傾的導火索。

  但是從長遠來看,這並非是一件壞事。正本清源,稅務優化本就不應該以追求極端的低稅率爲目標,而是應當在合理合法的範疇內,對國家制定的稅法進行比較分析後,進行納稅優化的選擇——“條條大路通羅馬,路徑不同稅不同”。來源:百家號

  相關遊戲資訊連結:

  紀念巴赤解放戰爭韓《天堂》懷舊服

  天堂向左戰士向右!《魔獸世界》8

  組隊合作才叫網絡遊戲DNF70級